关注脑卒中,立即行动;认识卒中,倡导关爱;高危筛查,合理干预!

神医半月谈: 虚惊胜过侥幸

    一个62岁女性,头疼半月余,左边头部“跳着疼”,就是与血管搏动一致的头疼,自服“去痛片”逐渐无效,夜不能寐。颅内一个好大的动脉瘤,未破裂。

    昨天上午,介入手术,使用 Willis 覆膜支架,一共2分钟射线,就把手术做完了,造影显示血管通畅,动脉瘤消失。大家笑称“太没有挑战了”,正说话间,重新正侧位造影,发现一个小渗漏,动脉瘤又淡淡显影了!嘿,郑州地邪,说啥来啥,挑战来了。
    重新上球囊扩张。支架内不光滑,球囊很难上,患者颈动脉形态虽好,主动脉弓却不好,导丝的后坐力使 Guiding 掉下来好几次,每次都要从头再来,各种出汗,总算成功消灭了小残漏。
    然后,椎动脉造影,我艹!后交通动脉也能充盈动脉瘤!NND!又上个微导管,在后交通注入动脉瘤处,填塞一个 2mm×150px 的弹簧圈,这才真的手术结束了。
    2分钟射线变成了40分钟射线。

    这还不算完。术后患者清醒返回病房,一个多小时后,值班医生突然喊我说,患者昏迷!不能唤醒,而且压眶无反应!我嗖地一声飞到病床旁边,喊患者名字,她睁开眼了!又查双瞳孔大小、位置、光反应正常,双侧病理征阴性。我曰,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吓唬我呢?
    我告诉患者家属,没事,醒着呢,没昏迷。然后对值班医生说,发现异常,及时通知我,宁可虚惊一场,不要心存侥幸。
    然后,我准备去值班室躺一会儿,神经需要放松一下。仅仅五分钟,另一个医生冲进值班室,说,那患者又昏迷了!
   哎哟,我的神经快被你们吓断了!你知道,覆膜支架,既要抗凝,又要抗血小板,既可能发生支架内血栓,又可能发生颅内出血。操!我说,把病人抬下去,复查CT和造影。
    穿刺股动脉,患者对痛刺激真的没反应,真的昏迷了?
    结果,CT和DSA一切正常!

    造影结束了,患者又能唤醒了,我问她,头疼吗?她摇摇头。我长出一口气,说,你可吓死我了!
    这么曲折的原因是什么呢?患者头疼多曰,夜不能寐,十分困倦,术后头不疼了,就昏昏睡去了,喊也喊不醒[尴尬]。
    不过,宁可虚惊一场,不要心存侥幸!


 

微信扫一扫
关注该公众号

战略眼光,超前布局

虚怀若谷,广揽人才

临床水平,立科之本

精心运作,领导支持

方向明确,坚忍不拔

专注脑血管病的诊断、治疗和科研